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别样的日本文学史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03 05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来源:读特

男人的脸是履历。女人的脸是账单。这话是谁说的呢。大宅壮一。大宅壮一是谁啊?我是读了《闲日读本》才知道的。《闲日读本》让我增广见闻的地方非常多,里面提到的日本人我大都没听说过,听说过的也未必真了解。读随笔的一大好处,就是可以藉此顺藤摸瓜,而且摸到的是好瓜,当然也可能遇上不合自己口味的,但是有机缘的话,一定要去尝一尝,不然真是辜负了“导游”李长声的一番美意。

风吹哪页读哪页,李长声的随笔都可以这样读。这回我也是从中间看起的。《病入文学》一篇说,“白血病是制造爱以及纯爱的装置,它之前是肺结核。”我立马想到前一阵看的《坂上之云》里的正冈子规,杜鹃啼血不如归。中国的《新青年》催生了“文学革命”,日本的《新青年》拉开了日本推理小说至今不落的帷幕。推理小说与文学杂志的关系,不说也大致明白,那么火车跟推理小说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看过松本清张《点和线》,或同名电影,或许马上就能把二者关联起来了。

《闲日读本》 李长声 著

山东画报出版社

2019年9月版

大冈信是诗人,享年八十六;金子美玲是诗人,诗人生涯仅仅六年有半。谷崎润一郎把老婆转给了同为作家的佐藤春夫,患有“妻管炎”的三岛由纪夫非常喜欢猫“那种忧郁的兽”,芥川龙之介和太宰治都怕狗,佐藤春夫抵死反对授予石原慎太郎《太阳的季节》芥川奖,佐高信是崇仰鲁迅的,诺奖边缘级作家村上春树最擅长模仿,西部迈自杀了,死得却不够厚道。墨镜小三,情色和尚,林林总总,花样百出,“文学万象”所言非虚,作者绝对是“家里有矿”,信手拈来,独出心裁,裁出一个东洋文学新生态。

近代史学者姜鸣说自己是“用论文的规范写散文,用散文的笔法写论文”,颇受读者欢迎。《闲日读本》有些篇章也给我这种感觉,只不过作者的洞见时常隐没在字里行间,不显山不露水。对我而言,书中不少片段完全可以组装成别样的日本文学史,比如,“太宰治在阅读史上的地位大大高于文学史”,有人藉此写一篇论文,也许不是什么难事。再如《从枕草子到村上春树》一文,以随笔的笔法梳理了“日本文学的精髓”??随笔。精到,老到,这大概是最好的表彰“日本文学的传统”方式了。倘若想对日本文化有一点体会,顺着文中提到的篇什去翻一翻读一读,定然收获大大的。更妙的是,李长声的随笔就像日本的清酒,刚入口可能感觉没什么,三巡之后,绵柔醇厚有似远山眉黛,意蕴分外长。

编辑 高原